为什么西方国家搞不定新冠肺炎?两个原因让他

为什么西方国家搞不定新冠肺炎?两个原因让他

时间:2020-03-26 14:2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五号医生吴昊 A- A+ 2020年的冬春交际,突入袭来的新型冠状病毒把原本打算欢欢喜喜回家过年的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

2020年的冬春交际,突入袭来的新型冠状病毒把原本打算欢欢喜喜回家过年的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就连之前一直保(xing)持(zai)关(le)注(huo)的某些西方发达国家现在也未能幸免于难,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昨天张文宏教授分析,目前想在夏天之前完全搞定新冠肺炎是难上加难(当然张教授主要指的是在世界范围内),似乎这个病毒要再在我们的视野内多存留一阵了。

吴医生最近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何在这次疫情中,一直以医学发达、医疗水平高著称的西方国家在初期对新冠置之不理,而现在才开始动员、防疫。白白浪费了我们争取来的宝贵时间,任由时态发展到今天才临时抱佛脚呢?(最新统计,截止到3月18日 9时,除我国以外,全球疫情最严重的三个国家:意大利、伊朗和西班牙,分别累计确诊人数31506例、16169例和11748例) 这不是就是传说中的zhu队友么?

他们国家也有优秀的医疗和科研人才啊,不能就这么轻易地大脑宕机吧。

想来想去,我觉得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他们都轻视了新型病原体感染的肺炎这个概念;二是新冠病毒本身极其狡猾。

肺炎的死亡率有多高

西方发达国家对这次新冠肺炎有些轻视,在初期认为无非这就是个肺炎而已。肺炎的范畴很广,种类很多,我们就先来说说肺炎吧。

肺炎,说白了就是病原体(比如细菌、病毒和其他微生物等)进入人体的肺部后,引起的终末气道、肺泡和肺间质的炎症。从本质上来说,它与其他的感染性疾病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由于肺部是人体气体交换的集散地,肺功能不好,就会极大地影响全身各器官的氧气输送。器官没了足够的供氧,体质再好的人,也抗不住。此外这些病原体在此之后还会再通过咳嗽、喷嚏产生的飞沫或其他途径播散出去,形成传染力。

细支气管、肺泡、肺间质都是肺炎病原体破坏的部位

据相关研究表示,肺炎的总发病率约在5.16~6.11‰,人类已知的引起肺炎的病原体大概有100种以上。在各种各样由不同病原体引起的肺炎中,细菌性肺炎是我们最常见的肺炎之一。在抗菌药物,比如青霉素,还没有被发明之前,很多的老人和儿童得了肺炎之后基本就束手无措了。可以说在那个年代,肺炎也是绝症之一。

在第九版《内科学》教材中有提到,肺炎的总体病死率在1~5%之间,这看起来并不吓人,但如果算上因肺炎而导致的,或早先就有因肺炎而加重、恶化的慢性病,其致死率则骤然提高到了15.5~38.2%。

人体感染肺炎的大致流程

因此通过上面这段信息我们大致可以总结出肺炎具有普适性的两个特点:

1.肺炎的本质是感染性的炎症,人体的防御机制(免疫力)是影响发病和治愈的关键,所以老人和小孩比较容易患病;

2.肺炎一般情况下症状都较轻,但如果没有及时、有效的治疗,肺炎的致死率一点也不比别的疾病低。

西方国家如果认为新冠就是个普通的肺炎,当然就会对新冠很轻视。所以就出现了“无知者无畏”的表现。

肺炎家族“人丁兴旺”,鉴别起来有点困难

肺炎虽然看起来死亡率不高,但如果放任不管,教训也是十分惨痛的。所以,即便抛开这次新冠肺炎不说,能够引起肺炎的病原体有百余种之多。不过大家也不要慌张,其实我们常见的也就那么4到5种,下面我们就来了解一下。

肺炎可不仅仅就是病毒性一种,根据不同种类的病原体,专家们将肺炎分成了6类。除了常见的细菌性和病毒性肺炎以外,还包括了肺真菌病、理化因素所致肺炎、其他病原体所致肺炎(立克次体、寄生虫等)和非典型病原体所致的肺炎。需要着重强调一下,这里说的此非典非彼“非典”,指的是衣原体、支原体、军团菌等引起的肺炎。而我们熟知的“非典”早就有了它自己的名字,SARS(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

在这些病原体中,肺炎链球菌、大肠杆菌、流感杆菌和一些病毒引起的肺炎较为常见。

不同的病原体对肺部造成的损伤也不尽相同,但鉴别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

这些病原体的某一种或多种因为各种原因突破了我们人体的防御系统,在肺内定植。其引发的炎性症状大多都比较明显,比如发热、气促,咳嗽咳痰等。如果能得到有效的治疗,其实一般的肺炎对人体的威胁性并不算大,致死的病例多数是由于患者本身身体状态差、免疫功能差或合并有其他疾病所导致的。

由此可见,对于肺炎来说,它们种类繁多,症状与流感相似,临床表现并不突出,轻症居多。因此在第一个鉴别层面,肺炎和流感的鉴别就存在一定困难。在第二个鉴别层面,新冠肺炎和已知肺炎的鉴别时,因为这次新冠的初期症状和其他肺炎没有很明显的差异,这可能成为了早期的我们和现在的一些国家(说的就是你们,某些皿煮大国)没有把新冠肺炎放在眼里的一部分原因。

我们从不会重蹈覆辙,但有些国家压根就没上过车

有人会问:既然肺炎的致死率其实不低,而且之前也有SARS和MERS的前车之鉴,那为何在面对新冠肺炎时,其他的国家会显得如此之慌乱?其实这里面的原因应该有很多,尤其涉及政治、外交,这应该是一个多元论的话题。

不过吴医生有一个观点不知道大家是否赞同,就是因为这些国家都没有经历过SARS和MERS的切肤之痛,加之发达国家,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对我们普遍的扭曲认知,使他们产生了这样的一个误判:

新冠病毒在我国的流行是因为我们的医疗水平和防控措施不行。而在他们看来,凭借着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医疗水平,区区肺炎,不值得一提。(他们始终认为新冠和普通肺炎没区别,只是中国人因为不会治肺炎而小题大做)。

瑞士人民党一名女议员因为戴着口罩出席联邦议会会议而被驱逐出了议会大厅

首先抛开我们其实本就并不落后的医疗科研水平不谈,我们是经历过切肤之痛的,而前几次重大疫情的爆发西方国家基本都幸免于难。据公开的数据表示,SARS流行期间,全球的发病例数是8096例,中国大陆加港澳台就占了7428例。而到了MERS,原发地转移到了中东地区,但全球发病也仅仅496例。所以我们惊讶地发现,那些发达国家似乎在这些年里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大型卫生公共事件的洗礼,所以在本次新冠肆虐中国的新冠病毒的时候,他们的惯性思维开始了,也就开始了保(xing)持(zai)关(le)注(huo)。世界卫生组织虽然早就表态,这是人类共同要面对的疫情,而他们还是依旧我行我素。

然而数据是打脸的,截止到3月17日 20时,境外累积确诊病例已破10万大关,并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而这时,因为这些年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大范围流行疫情,他们的动员能力几乎丧失,国内吵来吵去也拿不出什么有效的方案来,甚至出现了戴口罩被驱逐、提出“群体免疫”等让我们难以想象的场面,结果可想而知。

英国还秀了一把操作,提出了“群体免疫”,这不就等于放弃治疗么?

那么仅仅是因为轻视,就让信心满满的发达国家们在新冠肺炎上栽了跟头?其实也不完全是,下面我再说开篇提到的第二个原因。

新冠病毒也确实狡猾

我们都听过埃博拉病毒,这家伙的传染性也非常强,如果要是跟新冠病毒比起来,应该也是不遑多让的。但为何如此凶猛的埃博拉没有走出非洲呢?就是因为在具备强传染性的同时,它还有着高致死率和短潜伏期。据报道,埃博拉病毒平均病死率为53%。我们可以设想,可能患者还没等坐车到机场呢,就发病身亡了。在平均5~8天的潜伏期下,埃博拉病毒感染的患者一旦发病,常常活不过24个小时。埃博拉病毒本来就是人传人的病毒,感染没多久,人死了,传播途径即刻切断。

大名鼎鼎的埃博拉病毒

我们知道,这次的新冠病毒与SARS和MERS相比,有着显著的不同:其传播途径更多,传播能力也更强,从各种层面看来都显得更加的狡猾。发表在顶级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文章表示,通过研究发现新冠病毒的传染性要强于其他冠状病毒,与此同时致病性却更弱。国家卫健委发布的诊疗方案中明确提到,新冠病毒可以通过飞沫、接触、有条件气溶胶甚至可能是粪口等多途径进行播散,这样看来,新冠病毒传染能力着实强于它的兄弟们。

国家卫建委发布的第七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

而当大家听到它的致病性更低的时候似乎松了一口气,但这真的是好事吗?其实不一定,咱们细品。

感染了新冠病毒后,多数患者的状态是轻症或无症状携带者,这样的弱致病性反而增加了人员的流动性,导致病毒的进一步扩散。因为新冠病毒还有一个特征——人传人。事实也是如此,早期的武汉和现在大多数的疫情国家,都是在早期没有对轻症患者表示出高度的重视,任由人员流动,引发省内、国内甚至国际上的疫情爆发(不知者不怪,但是给你们作业你都不抄,那就别赖别人。说的还是你们,某些皿煮大国)。

还有两个最近的例子就是H1N1和H7N9。H1N1,大名鼎鼎的甲流病毒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症状轻,因此在人群中广泛得传播(其实致死率也不低)。而致死率接近40%的H7N9禽流感病毒则仅仅造成过几次有限的人际传播。再多说一嘴的是,H1N1之所以能被控制住,也因为有了奥司他韦这种特效药,至于新冠肺炎,目前尚没有有效的特效药着实让治疗方案上显得捉襟见肘。

以上这些案例大概可以解释,为何单单是这次的新冠病毒,在世界上引起了如此轩然大波。

写在最后

这篇文章我们从何为肺炎开始到世界大概是如何看待新冠病毒的,再到介绍新冠病毒本身的狡猾之处,我们可以发现,造成本次新冠病毒流窜全球的原因有很多,这还不包括各种阴谋论、病毒战论等论调。作为平民百姓,我们可能永远也触及不到问题的本质和事情的绝对真相,但通过这次的疫情和本篇文章,我想大概我们能想明白以下几件事:

首先,我们国家在这次疫情上所表现出来的大国风范已经无需置疑。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在事实面前,我们取得的成果和表现出来的凝聚力,打脸效果那是啪啪的;

其次,如果没有人为原因(哪怕是人为原因),这是大自然给我们上的一课。别以为我们的医学技术有多发达,研制不出特效药,一个小小的病毒就能搅和整个地球;

最后,我们应该学会敬畏生命。通过疫情,我们看到了生命的脆弱,但也见证了生命的伟大。那些感动心扉,振奋人心的一点一滴要真正地留存下来沁入我们的血液中。否则,那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狼心狗肺。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可能是人类步入“地球村”以来,面临着最严峻的一次考验。但静下来想想,它不就是个肺炎吗?好好听话,做好个人防护,中国人已经用实际行动表明,这不算个什么事吧。虽然对西方某些发达国家政府的行为很是看不起,但吴医生也不希望他们的人民遭受疫情而痛苦,毕竟地球一个村,大家同为邻。

地球村的邻居们,加油!

参考文献

1.中国卫生健康委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 2020.3.3

2.秦恩强. 埃博拉病毒病的研究进展[J]. 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2014, 20(35):4409-4410.

3.Lu R, Zhao X, Li J, et al. Genomic characterisation and epidemiology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mplications for virus origins and receptor binding[J]. The Lancet, 2020.

4.人民卫生出版社 第九版 《内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