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捐给意大利的口罩上的名言是塞涅卡写的吗

小米捐给意大利的口罩上的名言是塞涅卡写的吗

时间:2020-03-26 14:2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张治|小米捐给意大利的口罩上的名言是塞涅卡写的吗?

  前几天,我在网上看到有新闻报道说:

  据3月7日《意大利晚邮报》,小米公司向意大利捐赠了第一批数万个口罩,并在包装箱上引用古罗马哲学家塞涅卡的名言:“我们是同一片大海的海浪,同一棵树上的树叶,同一座花园里的花朵”。被意大利网友盛赞。

小米意大利在“脸书”发布的信息 小米意大利在“脸书”发布的图片

  这可以在“脸书”的小米公司驻意大利官网账号(@Xiaomitalia)3月6日发布的消息中查到。大企业向外国友人捐赠口罩,当然是非常高尚的行为,我对此非常敬佩和尊重。对塞涅卡的名言,我起初也和很多网友一样,觉得引用的内容“很有爱”。但是,作为热爱古典文学的人,马上就很想知道这句话原本出自哪里,原话是怎么说的;略加查考,却发现可能并非出自塞涅卡之口。

  从小米捐赠包装上印此名言的那张纸看,只引用了这句话的意大利语和英语形式,塞涅卡的传世著作是拉丁文写成的,假如是他说过的,这就只是译文。意大利语作:

  Siamo onde dello stesso mare,

  foglie dello stesso albero,

  fiori dello stesso giardino.

  英语作:

  We are waves of the same sea,

  leaves of the same tree,

  flowers of the same garden.

  译成中文,意思都是:“我们是同海之浪,同树之叶,同园之花。”

  但不论检索塞涅卡的英译全集,包括娄卜古典丛书的数据库,还是检索意大利语译本,我们既找不到同样的语句,也不能通过关键词找到类似表述。要是使用谷歌搜索,会发现英语的这句话如果不与塞涅卡共同出现的话,只有一种情况:见于十九世纪伊朗的巴哈伊信仰(Baháʼí Faith)创始人巴哈欧拉(Baháʼu‘lláh,1817-1892)的语录。在1980年出版的《巴哈欧拉与新时代》(

  Bahá’u’lláh and the New Era

  )这本书第286页,我们就可以读到这样的话:

  “Ye are all fruits of one tree, the leaves of one branch, the flowers of one garden.” That is one of the most characteristic sayings of Bahá’u’lláh, and another is like it: “Glory is not his who loves his own country, but glory is his who loves his kind.”

  实际上,以上这个出处,脸书巴哈伊信徒的公开小组(Baha‘is United in Diversity)里有人早在3月8日就提示过。他们还说有人已经在相关的新闻网站写了评论,请大家注意所谓的塞涅卡名言,实际上出自他们的先知语录。巴哈欧拉的意思是强调人类大同,这一点是颇能被中国儒家理想引为同道的。1935年,清华大学的校长曹云祥先生译巴哈伊教经典时,就将之译为“大同教”。假如小米是给伊朗寄赠口罩的话,这段引文可能会更应景也更感人。但这句话安在古罗马哲学家塞涅卡头上,就有些奇怪了。不禁让我感到好奇:这个误会是怎么造成的呢?

花园石碑

  关键就是上文出现的意大利语形式。这句话也可以在2010年10月的一个巴哈伊派网页上看到,并明确标注是巴哈欧拉所言。而更有意思的是,它还被人刻在了一块石碑上。这块石碑保留在意大利维罗纳的一座美丽园林中,那个公园叫Parco giardino Sigurtà,是根据文艺复兴时期的园林重新修葺的,其中有一重建的建筑物叫Castelletto,入口左侧就有这块被常青藤包围的石碑,看铭文便知是新镌的文字,时间不会太早(有人提到1987年的一本意大利语小册子里介绍过这个设计)。前面还多了一句“La Terra é un solo paese”(地球本是一国)。但没人提到这段话的出处;有一本公园导览手册上,倒是介绍说是受哲人塞涅卡“启发”而写成的“兄弟寄语”纪念碑(una lapide con il Messaggio della Fratellanza “ispirato” dal filosofo Seneca)。受启发,和本人所作,已经是两回事了。

有关古碑的论文

  我和几个感兴趣的朋友查看了相关的资料和图片,认为塞涅卡的名字之所以冒出来,是因为这块纪念碑下面恰好放置了一个文物:一块真正的古代罗马石碑(参看一位名叫Simone Don的人写的艺术考古学硕士论文)。这块古碑第一行的铭文:Senecio Cas(-),可能被人误看作是Seneca,于是附会为哲学家塞涅卡了。

  这个误会就大了,首先并不起于小米。如果去搜索意大利语版本的上述“名言”,大量引述都是和塞涅卡联系在一起。同济大学的成沫老师向我指出,目前看到比较早的记录大概是2010年,意大利红歌星克劳狄奥·巴廖尼(Claudio Baglioni)做了一场世界巡回演唱会,叫“同一个世界”(Un solo mondo),媒体采访中,歌星就说自己的灵感来自塞涅卡的这段话。另外,还有国家级的诗歌节以及教育机构开学典礼,也会马虎地提到这段“塞涅卡名言”。

  意大利人自己都这么心大,咱们也别不用纠结自己是否错了。反正四海一家,全球同心,抵抗疫情,人人有责。

责任编辑:鲍一凡